南昌县银河学校
收藏本站
 
做一个“糊涂”的班主任快乐多       范凤权
浏览数:25

近日,我在某地看到一个牌匾——“糊涂”,其内容是:“所谓为人难得糊涂即把聪明智慧藏于糊涂之后,生活中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一种达观,一种洒脱,是人生的成熟和练达。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徒。”当我看完这块牌匾,就在想,做人“难得糊涂”,做班主任也应“难得糊涂”,在“糊涂”中寻找做班主任的快乐。

一、“糊涂”的班主任更清闲。

现如今,当一个班主任着实不易,杂七杂八的事情特别多,尤其是低年级的班主任,不是那个闯祸打架了,就是这个磕到碰到了,其琐碎程度不亚于居委会的大妈,这边要完成学校的各项任务,那边要与学生家长做解释,一天到晚忙个不停。这个时候我们不妨“糊涂”一些,不必事事躬亲,面面俱到。有些班级事情可以让学生去做就让学生去做,可以让家长去做就让家长去做,把一些琐事分给每个学生去做,让事事有人做,人人有事做你只立下规矩,定下缺席,让他们循章办事,班主任无须一一过问,有时候干脆做个“甩手掌柜”。这样,我们班主任就有更多的时间处理一些更重要的事情。例如检查家庭作业,全班50多人,如果老师每个人都要认真检查一遍,那你不要上课了,也不要做其他事情了。所以把学生分成10组,每5-6人,每个组一名组长(各学科可以不同),由组长检查日常的家庭作业。检查之前,我给他们定下规矩,没完成的怎么办,完成质量不够怎么办,组长和组员都清楚了,出现了问题就按这个办。我每天只要询问一下组长作业完成情况,就可以了,问题达到一定程度的再上报给我处理,检查家庭作业我就清闲多了。当然,我不能一直“糊涂”,有时我也会敲打他们一下,给他们一个“突然袭击”,显示下我的精明之处,不能让他们认为我是“老糊涂”。

二、“糊涂”的班主任人人爱。

孩子喜欢“犯错”,总时不时给你弄些事出来,这个孩子打了人,那个孩子拿了人家的东西,告状的人络绎不绝,你不处理又不行,处理起来又没那么多的精力,何况很多事根本就小孩子玩闹的事。因此,面对孩子“犯错”,面对一些告状,有时我们班主任要“糊涂”一些,不要睁大眼睛去发现孩子的问题,比如作业有时完成不及时、上课偶尔不听讲等,我们不必揪着不放,也用不着一查到底,要宽容对待这些所谓的“错事”,孩子们才会信任你,爱戴你,师生关系也就越来越和谐了。

记得有一次,我去上课,正好碰到我班一个学生,他手里拿着一包零食之类的(学校规定是不能带零食进校园的),一见我连忙藏到口袋里,叫了一声“老师好”就跑进了教室。我装着没看见,也没叫住他来询问,直接走进教室上课,只字不提这件事。一直到下课前几分钟,我重申了一下学校的规定,笑着说:“学校规定是不能带零食进校吃的,我们班的同学可不要顶风作案哦。”说完,我就宣布下课,别的什么也不提。我快走到办公室时,那个学生追上我说:“老师,你是不是发现我带零食了?”我说:“是的,但你表现很好,没在学校吃,我猜你是想带回家吃吧?”那学生怔了一下,摸着后脑说:“是..是的。”我接着说:“但你这样带来了放在口袋里,很容易让别人产生误会的,我们能不能尽量消除这样的误会呢?”他说:“老师,我保证下次不带进学校来。”我拍了拍他肩膀说:“你真了不起!”他红着脸就走了,但没走多远就回头喊了一句:“老师,谢谢你!”,然后跑了。之后,这个孩子同我的关系很好,有什么事他都会和我讲。即使现在我不教他了,他在老远就会叫一声“范老师好!”

班主任或老师,有时要学会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”,只要孩子不做违反原则的事儿。这样“糊涂”的班主任,哪个学生不喜欢?

三、“糊涂”的班主任烦忧少。

有一部电视剧叫《李卫当官》,里面有一个人物叫果王爷,人称“糊涂王爷”,只会喝喝小酒,听听小曲,找找乐子,每天都是乐呵呵的,又是一个快活的王爷。他是真糊涂吗?答案是否定的,相反他是一个非常懂“糊涂艺术”的聪明人,从他协助李卫破案就知道了。我们当班主任的每天面对那么多的事,那么多的人,每天都处担心中,今天担心这件事做好了吗,明天担心孩子们有没有惹祸,还有学生安全,家长的投诉,学校的教学任务及其他工作安排……,如此以往,我们的身体吃得消吗?我们的心理受得了吗?说不定我们哪天就倒在这个光荣的岗位上了。不如我们学学这位王爷吧,有时犯犯“糊涂”,也做一回“得过且过”,不要尽往自己身上揽事,别为明天的事过分担忧,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之事明日忧”,做一个身心愉悦的班主任。

我刚当班主任的时候,我班的孩子比较调皮,成绩又不好,总怕他们出什么事,闹出什么幺蛾子来。只要孩子有一点“犯错”的苗头,我就把他们找来,又是教育,又是批评,在班上做反复讲;要是有哪个老师来我这儿“告状”,那天都要蹋下来,我在师范学的“十八般武艺”全部用上,觉得还是不放心,一天到晚绷着个脸,总有一个大大的“忧”字。但让我欣慰的是,班上的孩子很听我的话,我教的成绩也进步不少。直至有一天,一个孩子跑过来问我:“老师,你累吗?”我心头一惊,我累吗?我从没考虑这个问题,只知道对班上“事无俱细”,全面掌控;对孩子“无微不至”,时时关注。从那时,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,与其是说孩子在问我“老师,你累吗“,不如是说孩子在向我控诉“老师,你管得太多,管得太细,我们很累!”我也发现,这些孩子在我面前是很听话,上我的语文课及语文成绩都不错,是一些非常乖的孩子;但上其他的课,其他科目的成绩就只能用“呵呵”两个字了,且家长反映,这些孩子回到家个个不让人省心,时常要把我搬出来镇压他们。这是怎么了?终于,我明白了,是我太累了!于是我渐渐放手,对班干部、其他任课老师反映的问题有时回以他们微笑,对班上出现的大大小小的“状况”也不过分的在意,甚至有些是“充耳不闻,闻而不问”,。我这个班主任慢慢地变得悠闲了,有时间还经常和孩子们一起玩耍,反而没那么多的担心了。

“难得糊涂”这是清朝才子郑板桥的名言,也是他为人处事的哲学,难得糊涂,人才会清醒,才会清静,才会有大度,才会有宽容之心。我们作为一名班主任,一名教育工作者,也有时应该“糊涂”一些,完全没有必要那么操劳,也用不着天天像一个随时准备出警的警察,其实有些事情并没有你我想象的那么严重。我们“糊涂”一些,给孩子们留一些空间,还孩子们一些自由,也给我们自己一些放松。当然,这里的糊涂不是真糊涂,不是什么事也不管,和稀泥。而是大智若愚,心知肚明,犹如“酒醉心明”,小事糊涂,大事不糊涂,该糊涂时糊涂,不该糊涂时不糊涂。我们要把握好这个尺度,做一个“糊涂”又快乐的班主任!


搜索
友情链接
校园通行证
帐号:
密码:
网站调查
学校网站启用新版本,你认为和旧版本比较如何?
很好
一般
不好
天气预报
搜索
校园快讯